最后的反派

啊啊啊啊啊!瓦不管太可爱了!又A又可爱!我永远爱他,上午激情摸鱼,是爱情让我在作业即将写不完的时候狂画!!

(砍管)看!那个新来的搞定了我们头儿(1)

“管管,李老板的项目怎么样了?”甜瓜敲门,站在办公室门口问道。

瓦不管从成山的图纸里抬头,一脸生死无恋的样子。

“哇,这么惨的吗?几天没睡了?”甜瓜幸灾乐祸的笑道。

“……淦”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“……要不要我分你点工作……甘霖老师。”

“使不得啊,使不得。”甜瓜十分愉悦。

又随便扯了些别的,终于在瓦不管即将崩溃,发出土拨鼠尖叫的时候,甜瓜心满意足地退出办公室,空锁了瓦不管和他的气急败坏。

终于清静了的瓦不管还是心情烦躁。

揪了几张纸,一直画圈圈去缓解压力。

一个名字突然从他的脑中蹦出来。

小砍?

似乎是刚才甜瓜提起来的。

好像是新上任的部门总监,有背景的公子哥。

啧。

周一的写字楼总是死气沉沉的,众人一脸睡意,周末精神抖擞狂欢的痕迹似乎只有眼下的青影。

“管哥!开会了!”小刘贼眉鼠眼的把头探进瓦不管办公室,冲着正在打瞌睡的瓦不管喊到。

“啊?”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。

瓦不管按了按太阳穴,皱着眉打了个哈欠。

提溜上随便翻到的文件夹,瓦不管半眯着眼,哈欠连篇,寻着记忆走向了会议室。

这个点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会议室里面等待领导大驾,走廊里空荡荡的,没有什么人。瓦不管十分放心,坚信自己不会撞到人。

然而,天意这东西,总是很难预测。

撞上倚在门上的那人的时候,瓦不管还是迷迷糊糊的,用尽全力去睁开自己的双眼,想表达自己的尊重,再道个歉啥的。

那人也是好涵养,被撞到也没说什么,转过身来就是一口温柔的嗓音。

“没事吧?……”

戛然而止的话伴随着身体一僵。

瓦不管十分明确的感受到身边那人气息一紧。

重见光源的眼终于适应了强烈的光线,瓦不管终于看得清前面那人的样貌。

是个很俊的小伙子,1米85的身高比他自己高了一点,却不显压迫。

本来一身灰色西装,十分正经耀眼,那人却不知为何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微红的耳垂暴露了那人的不好意思。

瓦不管心中觉得有些好笑,对着这害羞的人升起了一点点好感。

哈哈,这孩子,有点可爱。

姗姗来迟的瓦不管,在遭受老总的痛骂后,一脸无所谓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跷起腿,低头玩手机。

穿的很随意的白衬衫,赋予了他一种放荡不羁的气质。不笑时,男人俊朗的眉目十分硬气,整个人漫不经心的气质,仿佛一种无所畏惧的高傲,似乎身边一切都不值得他看一眼。

甜瓜最看不惯这瓦不管这副装逼的样子,用手肘捅了他两下,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管,你看到新来的总监了吗?”

瓦不管正想说没,转念一想,想起刚才碰到的那个陌生人,勾起唇角说

“见过了。”

“厉害呀,阿管。人咋样?看着不错吧?”

“挺好看的。”瓦不管想了想,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。

“…………”我问你人咋样?是问人性格,结果你跟我说他好看。

心里默默吐槽的甜瓜很无语。

无话的状态并没有坚持很长时间,在老总高谈阔论针对某个不守规矩的某部门负责人的谴责后,清了清嗓子,请出了今天的重头人物。

灰西装的年轻男人走进会议室。

步履轻松,丝毫没有窘迫,镇定自若的在一干注目下,微笑着走近到会议室前方。
“大家好,我是小砍,从今日起就是大家的同事
了。”

掌声响起,经久不息。

男同事流着泪鼓掌,心想终于送走那个大魔头,迎来春天,毕竟这个新领导看着如此的温和。

女同事也是十分开心,帅气有魅力的领导谁不想要呢?

甜瓜一边鼓掌,一边对瓦不管产生了一股愧疚之情。
管管,错怪你了,新领导…………真的很帅。

我爱砍砍

占一个位置,给自己留一个FLAG

[图锤] 流年(1)

日上三竿,凛凛从院中一路小跑出来,急急忙忙得收了晒在门口的草药。

将草药分类收进药篓里后,凛凛舒了口气,少女清秀的脸上又晕出甜甜的梨涡。

她收好小竹篓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正要站起。

抬眼一看,却是吓了一跳。

不知何时一个黑袍人站在离她不过十尺之处。隐藏在袍子下,一双凌厉的目光紧紧地跟着她。

那人一直没有说话,静静的站在她面前。

黑色袍子边角绣着极其复杂奢华的金色暗纹,黯淡无光,却会在不经意的衣玦翻飞之间,耀出黄昏灿烂的金光。

高挑的身材,即使是黑袍笼罩,也挡不住那曼妙的曲线

凛凛心中缓缓浮出了一个答案,本扣紧袖箭得手也放松了下来。

她轻轻地问出声:“是.....黒使大人吗?”

......

无言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
那人似乎在酝酿什么情绪 ,黑袍下,气压暗流涌动。
“......使,是我”还是那人一样清凉的声线,却是仿佛在读什么晦涩难懂的上古经文般艰难

凛凛感到有脸庞有些湿润,抬头一看,仍是太阳天。

哦,原来是我哭了。

她抬手抹了眼泪,努力挤出笑容:“白使大人应在圣殿,您快去吧。

对面那人缓缓点了头。

下一刻,便又像影子一般消失了,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幻觉。
 

 
圣殿里,白衣少女温柔的笑着,口中吟唱着古朴的歌谣,天籁的嗓音流淌在偌大的殿中,显得愈加空灵。

她无法控制颤抖的双手,心中的感情在狠狠地撞击着她最后紧绷的一根弦,那禁锢着在低吼着的雄狮的封锁线。

遥远的歌声还在弥漫,温柔又强硬的抚平她心中乍起的波澜。
 
 
不知过了多久,一曲终了,白衣少女停下吟唱。

“锤,你回来了。”温柔似那封存的冬日阳光的声音。

她心知自己的到来没法瞒过那人,慢慢放下遮着的黑袍帽,从圣殿里唯一一处永远享受不到阳光照射的阴影中走出来,一步一步走向跪在圣像前的少女。

她站在她身边,那个她前半生从未以现在的高度俯视过的地方。

时间开始重叠,恍如隔世的相见。

白衣少女朱唇微启:



“锤锤,过来啵啵嘴。”

淦!这个女人怎么还是老样子!

“不啵!恶心心!”





本来想好好写来着,写到这突然我的小脑瓜闪过金光,它就变成这样了,啊♂!还是喜欢沙雕文啊

嘻嘻我爱图锤

占了这个TAG!这个这个TAG被我承包了!

1P虚瓦性转(。ò ∀ ó。) 甜甜的亲亲要不要嘛
2P酷哥伪酱
今日份摸鱼🐟

[虚瓦] the dawn (破晓)

虚伪视角。

几天前就写好的,当时当真是没想到这一出,哪怕就在那一天6点,我还在期望虚伪回来回复这件事,紧接着虚伪就开播了,和爱丽。
 
不知道说些什么,我不觉得视频里那些情分是假的,老白什么人品我自己也能分清楚,不是什么大好人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,相信虚伪也有自己的判断,如果他们真的不一起玩了,我也不会认为是他们感情出问题了。
 
相信最后会有一个结果。
 
在那之前,我相信,希望,一直在。
 
这些天流的泪太多了,要像管管一样“站起来!不要摇头,所有烦恼都不见!”(天使管管啊,这几天心情不好排位也不太顺,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个人能开心快乐,天天傻fufu的)

。。。。正文


太阳慢慢踱步进山里,漫天的红霞缓缓弥漫。
 
 
 
 
夕阳为这世上万物镀上金身,在阴暗处的老鼠却肆无忌惮。
 
 
 
厚重的窗帘将外物一切隔绝在外,电脑的白光影在眉头微皱的青年人脸上,散发着幽幽青光。
 
 
 
 
青年人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跃。
 
 
“啧”青年人眉头愈进,不耐烦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。
 
 
他扬身靠在舒适的电脑椅上,抱臂看着电脑。
 
 
 
电脑上黑底白字的“一败涂地”的白字十分刺眼。
 
 
青年人轻声咒骂了一句,出口便是沉沉的低音,像是阴雨天边轰轰的雷声。声声都打在心上。
 
 
查看完今天的战绩后,青年面无表情,电脑上弹幕君还在不停地工作。
 
 
 
“别气别气”
 
“今天是不是状态不好啊,太累了?”
 
“敬业屠皇休息一下吧”
 
他闭上眼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 
天慢慢得暗了下来,在短暂的狂欢后是寂寥无边的黑暗,阴影在埋伏着,躁动不安。
 
他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在呐喊着什么在追求着什么,可是那该死的黑暗似乎无边无尽,每当他向奔跑去追逐那转瞬即逝的光时,极夜总是如影如形。
 
 
也许休息一下会好点。
他关了弹幕君,下播了。
 
 
没有尽头的黑暗。
 
 
他一直在奔跑,黑色的风衣在刷刷作响。明明不累,腿却像灌了铅一般,根本迈不开。
 
 
后面呼啸而过的风声提醒着他那可怖的影子中藏着怎样的怪物。
 
 
小丑在咿咿呀呀,童话故事里的火柴在哪里?
 
 
慢慢的,慢慢的,那风声里传出的嘶吼声越来越近。
 
 
他却仍被困在这无边之境。
 
 
 
他终于停下了,从风衣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支烟叼住,死死的盯住那无边的黑暗。
 
 
那阴影却不动了,似乎是在观望,又似在蓄力给出致命一击。
 
 
他站在那里,咬着烟卷,深邃的眼中瞧不出他的喜怒。
 
 
突然大地似乎晃了一下,阴影中发出无数怪物的尖叫,喧嚣着充斥着。
 
 
男人感受到了什么,抿了抿嘴唇。
 
 
地面裂开了,碎成无数的碎片,沉入深渊。
 
 
 
 
 
“”虚...虚....。。伪  似乎有人在呼喊着什么,模模糊糊,听不真切。
 
 
 
“虚伪宝贝加油,刺溜不要不开心。
 
“宝贝晚上没事吧””
 
你是我爱的那个魔人,跟其他魔人不一样
 
嗯?你怎么又抽烟了我要打你了我跟你讲。
 
“爱你嘿嘿嘿”
 
tm敢打我家虚伪?干林老师动我虚伪?
 
虚伪,虚伪快走,我换你!
 
 
 
 
充满活力的声音。
 
 
这是谁?
 
好吵啊,然而意外的并不令人厌恶,这长久以来的躁动也平静了很多。
 
 
男人的意识浮浮沉沉,似乎有许多画面飘过,温馨的,感动的,激烈的,一瞬而过。
 
 
突然从遥远的地方射进一道白光,撕裂了整个空间。
 
 
男人费力地睁开眼,入目依旧是昏暗的房间,唯有电脑兢兢业业地散发光芒。
 
 
 
“叮咚”电脑收到消息。
男人皱着眉,揉着眉心起床走到了电脑面前。
 
 
 
 
您有一条新消息:
 
B站瓦不管请求添加为好友。

挂人。

@鱼森 卧槽,看一看一个澄唯独的智障言论

曲桐:

来吧,划重点逐点槽,只是吐槽,不是分析。


本来不想浪费时间,但是这位镇圈大佬叶良辰解解好像觉得自己讲得很有道理,那我就随意槽一下摆在这里(


港真我并没有生气,只觉得搞笑而已(


1、【蓝湛的人物分析却一篇没看】【为了以后这篇zc文尽量不ooc】,对人物毫无深入了解就敢写cp本质已经是ooc的文,勇气可嘉。


2、【为一人可背叛天下】,看得出来您很诚实,果然没看人物分析,可能看原著也只看了标点符号。


首先,为一人,也不是随便一个人招招手人家就会跟着走的,那谁那样的,就不行;其次,他没有背叛天下谢谢,别xjb加戏,不夜天出手相护是为与魏婴一同承担过错。


3、【他喜欢的人只要给他漏出一点苗头,他就会死死地抓住】,请举例。举得出来算我输,观音庙表白那里已经不是“一点苗头”了。


4、【蓝忘机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,他脑子里想了一大堆,出口也就一个哦】,你搞笑吗,知道什么叫言简意赅?不爱说话≠不善表达,光“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”这句话的语文水平就吊打解解你十八条街惹。


而且蓝忘机到底什么时候说过“哦”。


5、【因为蓝忘机一直被小时候蓝家家规束缚,所以才会被敢于向蓝家家规挑衅的魏婴所吸引】……你是不是把爱情想得太肤浅了?


蓝忘机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过“不愿被规则束缚”,蓝家家规对他来说不是束缚,而是克己律人的道德礼仪准则,是完全合理的存在。


魏无羡嫌弃的是蓝家家规中的繁文缛节,在他看来礼节是“多余”的,但并不是“错误”的。他不需要遵从蓝家家规,也能做正确的事。


6、【蓝忘机的公正只存在于不涉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情况下】,因果颠倒,本末倒置。因为魏无羡是这样一个人,因为他所做的事——譬如救下绵绵、救蓝忘机、庇护温情一脉——是对的,所以蓝忘机才会喜欢他;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蓝忘机就戴上滤镜觉得他做的都是对的。


对家中长辈出手时,也说得很明白了,蓝忘机并非否认魏无羡在不夜天犯下的过错,而是“愿与他一同承担”。


7、【蓝忘机和魏婴一样都是被宠坏的孩子】【他不像江澄一样活着便背负家族xxxxxxxx】人家小时候一个月只能见一次妈被你吃了,人家在温家火烧藏书阁拼死相护断了腿被你吃了,从小到大严以待己被你吃了,你觉得在蓝家长大有被宠坏的可能?


魏婴自小流浪被你吃了,进了莲花坞受到虞夫人偏见被你吃了,乱葬岗三个月被秀秀吃了就不提了。


温晁那样的,才叫被宠坏;挂出来这位解解你这样的,估计也是被宠坏了。


8、【他可以背弃家族于不顾】,他不是,他没有。


正经一点,逢乱必出先不说(他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婴球球你别乱脑补),原著里就有暗示蓝忘机平时会帮忙处理家中大小事务,尤其是在泽芜君闭关之后。不能因为没详写你就当它不存在,这有失公允。


9、【和文中江厌离一样都是附属品】,看来你的阅读理解能力低下是个无差别攻击。


关于蓝忘机的已经强调过了。


江厌离大多时刻给人柔弱温婉的印象,然而这并非她的标签,她有底线,有刚强的一面,有自己的生活,有自己想守护的东西,有自己的独立人格。


凭什么作者对她人格的描绘要被你一笔带过直接盖章。


10、【蓝忘机性格肯定要改变的,毕竟要是和原著里一样,也没办法让江澄喜欢他】,你总算说了个真相。


然而你为何能把ooc讲得如此清新脱俗义正辞严。


11、【为了大义】【为了家人】没必要分个高低,英雄和普通人的区别而已。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,你做不了英雄,就别要求英雄去迎合你的三观。


12、一口一个主席你是不是想进桔子。


13、吐智障的槽好累,我不想干了。


倾离:



今天带给大家欣赏的是邪教的嘴脸。




而这只是冰山一角,他们有个名字,叫作澄毒唯




澄毒唯与江澄、澄粉完全无关,请勿混淆




首先来上图,这是一位澄毒唯发布的所谓“人物分析”↓














?????????




EXM?????




我以为人物分析这种东西要以客观为前提写下去,但我TM都看见了些什么?




 你前面写的啥???湛澄???我没看错吧湛澄?




你今天,拆了官配后又强行拉瓜,diss角色后再把被你diss的角色跟你本命拉到一起,你恶不恶心?




 




重点来了吧,你怎么打的tag?




你打了啥?魔道祖师,江澄,蓝湛,蓝忘机,湛澄




我们姑且不提湛澄这种东西存在的合理性。你先是打了魔道的主tag以确保大多数人都会看见;再分别打了属于蓝忘机的两个tag给刷tag的叽粉看见;然后再打江澄的tag,这个江澄打得我一脸问号,你澄吹,所以发文必打澄tag吗?




你让真心喜欢蓝忘机且不是你这种自带百米滤镜的澄毒唯作何感想?




我今天点开了属于蓝忘机的tag,看到有人发了人物分析,点进去却看见拆逆胡说八道diss,你不是找怼是什么?




 




你所谓的“分析”不过是为了拉踩,把蓝忘机踩到泥里践踏再把nili澄吹捧到天上去。说着“蓝忘机的公正只存在于他和魏无羡之间”再公开diss主cp。




你澄为什么恨魏婴、你澄其实并不想杀了魏婴……反正在你眼里你澄就是绝对,你澄事后后悔了所以当初肯定也不想这么做,都是蓝忘机听信谣言才这样对待将澄,你澄清新纯洁不做作,乱葬岗围剿里头云梦江氏甚至不是主力。




睁眼说瞎话,是你了。




这位朋友,阅读理解能力不行就别瞎jb写啥人物分析了,凭什么我看蓝忘机的tag还要被你辣眼睛?




再来,xj打主tag这种事争论过很多次了,在我看来你们就该圈地自萌,你们也一口一个圈地自萌,但谁不知道你们的地是地球的地?




你不只打了蓝忘机与蓝湛的tag恶心别人,还打了江澄的tag。但我就问你一句:你的江澄是江澄吗?




只有作者笔下的江澄才是江澄,你以为你看过的同人算什么?偷了人家的孩子还妄想取代正主?醒醒,看清楚,你爱上的怕不是自己的脑洞与yy,否则你又怎么会想给一个直男拉瓜求艸呢?




再来是底下的留言。








小生小生,你把自己当成啥?妖狐?正常说话很难?




对原著的蓝忘机有偏见就别看,求太太别来荼毒我们汪叽好吗?人物性格有所改变就叫ooc,你拆逆本身就是一种严重至极的ooc,你让一个直男爱上男人更是一种ooc。ooc放哪不会被怼?








所以我就来怼你了。









你哪来的脸对别人的作品指指点点?就是因为作者那样的描写方式才成功塑造出蓝忘机这个角色,你觉得他存在感低是你不爱他,不然我还要说nili澄身为配角存在感才是真低。




知道自己自带粉丝滤镜就别来瞎逼逼了,你爱在脑内怎么搞都没人管你,但你刻意放出来辣人家眼睛是想做什么?




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不爽别看?我告诉你,我也不想看,但我tm打开属于蓝忘机的tag就看见你在diss他。别人看见了别人不怼,我不爽,所以我来怼。








请不要把我们忘机跟nili澄摆在一起,与蓝忘机相对应的应该是魏无羡,你如果不喜欢他们就请你滚开。剧情是为主cp存在的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拆又轮得到你来大呼小叫?








你都说你澄心里只有家人了,那凭什么旁人心怀天下的大义要因为你澄的心胸而被局限住?




你知道你写的湛澄也是强行拉郎配吗?









镇圈大佬眼里的江澄就是不一样。nili澄是人间正道是世界中心,十三年来把无辜鬼修打得半死都被你无条件过滤,哇。








其实江澄不会打魏婴的,也就打个几鞭子。




如果魏无羡是夺舍,他一开始就被打得魂魄离体了,我都不问你澄咋二话不说就上鞭了,乱葬岗围剿也是他带的头,你再跟我说一次你澄不会杀了魏无羡?




就算最后魏无羡是遭万鬼反噬而死,那么你澄呢?他带的头,难道你有其他见解?









魏无羡和蓝忘机是主角,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美满结局,有什么不对?




作者不仅是作者,更是角色的亲妈——换句话说也是你澄的亲妈。今天亲妈要怎么写你澄都可以,你们哪来的脸不满她给江澄的结局?








狼心狗肺之徒?




你澄自己心里明白,哪怕没有魏婴,温家也会找上莲花坞来。




他自己都不能完全说恨魏无羡了,你哪来那么大的脸为他怨他?




你是他的谁?








蓝忘机没啥故事?请你先去看完书再来跟我说这句话。









没谁剥夺你分析角色的资格,前提是你的分析必须客观理性并且保证不黑




你这篇不是同人文,只是你个人主观意识过剩的看法。




 




你这样子黑角色,你敢跟我说你爱他?你不爱他还请别利用他。别一口一个澄粉什么的,江澄没有必要因为你们这样的毒唯而被讨厌,我还真就敢说他就是被你们耽误的。








我不喜欢金光善和温晁、王灵娇,我没资格自称魔道粉:)








最后,我的心胸还真不及你开阔。








 @公子扶苏 快来看看心胸开阔的你自己:)